中文版  |  English
法治园地
司法案例
精彩博文
诉讼常识
法律精选
监督台
林嘉荣(主任.律师)
对本所律师服务有意见或建议请拨打
电话:0592-5166319 5168488
手机:13806062266
Email:fz68@vip.163.com
业务范围 更多>>
民商事综合事例
企业事务
国际法律事务
知识产权事务
建筑及房地产物业事务
律师风采 更多>>
精彩博文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治园地 > 精彩博文
走出刑事诉讼的理念误区
发布时间: 2017.12.13 来源:互联网 点击率:1次
 
10月26日,南京市律师协会和京都律师事务所共同组织的“民刑诉讼律师实务论坛”在南京召开。本文根据田文昌律师的现场发言整理而成。
  为什么要讲理念?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很多基本理念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。
  京都所在几个月前专门请了中国法理学大家、社科院的李步云教授给我们讲了一堂法理课。有人说我是律师,听什么法理?那么空!其实要真正做好律师,不懂法理行吗?法律最根本的东西不懂不行!法理之外,各个部门法的原理,不懂更不行!基本的原理吃透了,我们就可以一通百通。
  京都律师事务所创始人、名誉主任田文昌律师在“民刑诉讼律师实务论坛”上讲话
  比如,关于举证责任的问题,从字面上看非常简单,却有很多人弄不清楚,甚至出大笑话。多年前南京彭宇案引起全国争论,最后基本达成一致,认为应当由被救助者承担举证责任。深圳市率先制订了地方法规,凡是这种情况发生的,由被救助者承担举证责任,这是一件好事。
  紧接着在四川又发生了三个小学生被一个老太太诬赖的事,深圳有立法了,四川根据被救助者举证的原则,把三个小学生解脱了。但是,接下来他们又把老太太儿子给拘留了,说他讹诈。弄得老太太又诅咒发誓,大闹不止。这样一来,又涉及刑事案件的举证责任问题了。是不是一定就是非黑即白?非此即彼?是不是老太太就一定是讹诈呢?在这种情况下,根据举证责任原则,首先不能够无端地让救助者举证。接下来当怀疑有讹诈嫌疑的时候,也要有相应的证据,不能没有证据就把人抓起来。这就是不懂基本的原理。春晚有个小品郝建演得非常好,演一个老太太摔倒的事,最后老太太也明白是自己误解了。
  同样的道理,比如,我们现在都在讲排除非法证据,但是为什么排除的阻力这么大?原因有很多,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办案人员抵触非常强烈,因为排除了非法证据他怕被追究责任。
  那么,为什么一旦排除就一定要追究办案人员的刑责?是不是一定要追责呢?排除非法证据排除的是一种可能性,你能根据可能性去给人家追责定罪吗?其实很简单,就是原则没搞清楚。所以,我建议大家,回过头去多研究一些法理问题,同时要搞清各个部门法的原理原则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  以前面几个例子开头,我简单讲讲我们刑事诉讼当中一些理念上的冲突与误区。
  一、既不要无罪推定也不要有罪推定的冲突问题
  无罪推定喊了这么多年,但是到今天我们的《刑事诉讼法》也没有明确规定无罪推定。为什么?根本性问题没解决,认识上还有差别。
  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,无罪推定原则在我国是被视为反动理论而遭到批判的,而批判无罪推定原则最自信的理由也是最响亮的口号就是“实事求是”。声称我们“既不要无罪推定,也不要有罪推定,只坚持实事求是”。但是,批判者却没有认真地思考过,这种“既不要无罪推定,也不要有罪推定”的观点在逻辑上却是一种冲突,而这种在否定无罪推定基础上所形成的冲突,所导致的后果却往往是有罪推定。因为,在无罪推定与有罪推定之间并没有中间道路可走,这种“超越”论只能是一种脱离实际的愿望而已。而司法实践中的无数事实已经不断地证明,有罪推定的倾向之所以长期以来在我国占据主导地位,正是我们否定和批判无罪推定原则所带来的直接后果。几年前,我们国家的被告人上法庭还要戴械具、穿囚服,这种做法实际上就是有罪推定。现在理论上基本是解决了无罪推定的问题,但是头脑深处的理念还没解决。
  二、既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的冲突问题
  接下来和实事求是的这种目标相似的另一个崇高目标,就是既不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放过一个坏人,我们是不枉不纵。可是当你的证据出现争议,争执不下的时候,怎么解决呢?和实事求是的原则一样,谁嘴大谁说了算?最后归到任意性,主观随意性,权力。
  在确立法律原则时,一个需要遵循的前提是:法律作为一种治国方略是一门科学,而绝不是一种理想化的口号,更不能意气用事。“既不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放过一个坏人”,作为一种理想化的目标是无可非议的。但是,由于其在现实条件下的不可操作性,在逻辑上却形成了无解的冲突。
  冲突导致的结果就出现一个导向,因为你问题没解决,你要实事求是,你要不枉不纵,最后谁权大谁说了算。要想避免这种冲突,就必须提出更具体、更具有可操作性的原则,就要在疑罪从有与疑罪从无中作出选择。所以我说这些问题不仅仅是法律的原理和原则,还涉及到逻辑的原理和原则。
  在定罪原则上的“不枉不纵”论与“实事求是”论一样,由于抽掉了以方法论为支撑的具体操作原则,最终必然会导致以话语权为中心的主观随意性。所以,我们应当在理性思考中摒弃那些响亮的空洞口号,回到切实可行的现实中来。只有不折不扣地坚守无罪推定原则和疑罪从无原则,才能夯实司法公正的坚实基础。
  三、证据真实与客观真实并重的冲突问题
  再比如,证据真实和客观真实的冲突。过去我们不讲证据真实,都讲的客观真实。客观真实是最终极的真理,客观真实谁敢说错?但是,客观真实的标准在哪里?古 

  ······
 
[顶部] [返回]